陈列展览
陈列展览
当前位置:首页 > 陈列展览
安定民俗展:《回望家园,留住乡愁》

序言

安定区是黄河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是古丝绸之路通往河西的重要通道,这里历史悠久,文化遗产丰富。境内大量的文化遗存和出土文物证明,早在4000年前,就有人类繁衍生息。两千年前就有比较发达的经济和文化。生于斯长于斯的先辈们不仅为我们留下了灿烂的物质文化遗产,而且留下了丰富的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近年来,安定区博物馆从民间征集了部分具有地方特色的民间民俗实物,在《安定民俗展》中展出,再现了安定古老的民俗文化记忆。


第一单元:车院


车院,它的主要功能是停放车辆,存放农用具、饲养牲口。 


20170914163105.jpg  

树上挂着的那些昏暗的马灯,是一种可以手提或者悬挂,能防风防雨的油灯,顾名思义,它是喂马人或马车夫用的灯具,它比起车上栓挂的纸糊的车灯,有了很大的进步。


喜轿,又称花轿。古代婚礼中,花轿就相当于现代婚礼的婚车,是迎娶新娘子的交通工具。我们经常看那些古装电视剧中结婚时都会用花轿来迎娶新娘子,在古代婚礼中,花轿就相当于现代婚礼的婚车,那么古代婚礼中花轿的传统习俗是怎样的呢?现在结婚很少能看到还用花轿抬新娘的了,不过也有少数的新人们用这种很有古代民间习俗的婚礼,很彰显个性和复古。在民间娶妻嫁女都要用花轿,这一习俗始于宋代。据说以前只有达官显贵才用花轿迎亲,直至南宋时,小康王(高宗)逃难到明州,金兵追急,被一女子相救得以逃脱,遂许诺以后会娶她为妻。后来成王寻人时却不见那女子的踪迹,于是下诏:凡女子出嫁可享半副銮驾待遇,风冠霞帔,并坐花轿。


其实,轿子是古代有钱人的代步工具,隋朝建立科举制度后,为彰显对人才的重视,对考中的举人、进士都要用轿子迎接。因为结婚是人生的一大喜事,人们便把结婚称为“小登科”,认为和考取功名一样光彩。因此,就是普通老百姓,也要让新媳妇坐上花轿隆重地庆贺一番。


20170914163117.jpg

手推车,也叫“爬山虎”,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架子车普及前在农村普遍使用的运输工具。虽然看似简陋,但在当时,它却结束了人们肩挑背扛的历史,极大地解放和发展了生产力,特别是在兴修梯田时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如今的安定农村,马灯、马车、手推车早已被电灯、拖拉机、汽车等现代化的工具所取代,沧桑巨变,折射出时代的变迁、文明的进步。


第二单元:庭院


20170914163123.jpg


大门是民居建筑最具礼仪特征的装饰构件,而陇中合院建筑中,大门大都修建为这种砖砌门楼。好多人家过去都在大门的门额上镌刻“耕读第”三个字,用来提示家人,在辛勤耕作的同时,不能荒废了读书。因为耕作能使人获得财富,而读书能使人获得知识,懂得礼仪。耕读文化在安定历史悠久、代代相传,不仅题写在门楣上,更是深深地渗透在人们的生活中。


推门而进,出现在眼前的墙壁叫做“照壁”,也称“影壁”、“萧墙”,是受传统文化观念影响而产生的一种独具特色的建筑形式,位于大门之内或者大门之外,起屏障、护卫家庭私密的功能。“影壁”二字由“隐蔽”二字演变而来,照壁在门内为“隐”, 其功能是遮挡、隐蔽院内情况,在门外为“避”,从风水的角度讲有减少冲煞,起到避邪的作用。时下农村,有些农户庭院中还有修建的,体现了传统的风水文化对民居建筑的久远影响。


20170914163130.jpg


院落也称庭院,是作为“家”的物质载体,它包括四周围绕的垣墙以及院内的各种建筑物。在仿制的这个“三合院”民居建筑中,位于东西中轴线东端的是主房,位于主房南北两侧的是“厢房,陇中民间也称“厦房”或“侧屋”、“偏房”。 在一夫多妻制的封建社会,正妻之外的“小妾”是不能住主房的,只能住在偏房内,后来“偏房”也成了小老婆的代名词。


两面侧屋的位置设计成了展柜,主要陈列了安定的民间艺术剪纸、刺绣、布艺等民间手工艺品。


右侧展柜展出的是民间剪纸。窗花、春叶、熏板檐等传统剪纸,以其古朴的风格、深刻的寓意,以及独具特色的剪贴、制作工艺曾长期流传在安定的城乡。是当地劳动人民为了营造祥和、红火的年节氛围而创造出来的一种最具特色的年俗之一。每逢年节,五彩缤纷的窗花、春叶和熏板檐,以及春联、门神,转眼间使往日单调的庭院顿时焕然一新,一派红火景象。进入当代,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居住环境的改善,传统的窗花等剪纸已失去了实用功能而逐渐消失,随着一些剪纸老艺人的相继离世,很多精美的窗花式样已濒临失传。值得欣慰的是:2007217日,农历大年三十日,原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来到安定区青岚乡大坪村看望慰问当地干部群众时,来到村民李彩家里,当看到女主人正在剪窗花时,便兴致勃勃地拿起剪刀剪起窗花,一幅乡土气息浓郁的窗花—《回娘家》很快完成,并和主人一起把窗花贴到窗格上。这一细节被国内各大新闻媒体报道后,大坪剪纸顿时走红大江南北......


左侧主要展出有:

香泉镇池沟村曹玉萍继承家传在56眼窗棂上通过剪、贴、堆等手法制作的直角棋盘窗花和窝角棋盘窗花。


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剪纸艺术委员会会员景爱琴的剪纸《安定婚俗》——从媒人说亲、男方送礼、定好日子、男方通话、定亲贺喜、到 新娘哭嫁、新郎娶亲、合拜天地、喝交杯酒、洞房暖床、擀试手面、三日回门,完整地表现了新婚嫁娶的过程。


内官镇退休教师周侗创作的《博古图》、《四喜图》、《五福捧寿》剪纸。


安定区文化馆党支部副书记、定西市十大剪纸传承人王智创作的《新大坪》、《龙马精神》、《母爱》剪纸。


青岚乡大坪村农民杨梅芳创作的剪纸扇面。


甘肃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傅忠民创作的剪纸《定西八景》——巉口青烟、西湖夜月、青岚凝翠、佛沟圣水、香泉龙湫、道院栖霞 、崇福晓钟、双河冲浪。


青岚乡花岔村农民杨兰芳剪制的25眼八卦棋盘窗花剪纸。


内官镇内官村农民孙桂珍创作的棋盘八仙人物窗花剪纸。


在过去,对妇女才能的要求就是“针线和茶饭”。“针线”指的是劳动妇女所必须具备的手工缝纫技艺,是妇女们的必修课。我们征集到的部分“针线”作品有针插、虎头枕、绣花鞋、枕顶等。要完成一件手工绣品需要许多时日,妇女们多在农闲时制作。妇女们的“针线”作品大多穿戴使用在家人身上,因此家人的穿着打扮往往反映了这家女人的针线手艺水平。民间流传“男人街上走,带着女人手”就是这个意思。而有些绣品是为姑娘出嫁准备的嫁妆,主要有鞋垫、枕套、肚兜、衣帽等,其繁复的纹样、精彩的图案多是寓意吉祥平安和多子多福。


第三单元:堂屋


20170914163136.jpg


这是模拟布置的一个陇中农家的堂屋,也就是民居建筑中的“主房”。安定民间也有称做“厅房”、“上房”、“上坡”的。它是一个家庭中最主要的建筑物,是主人日常起居、宴请宾客、典礼祭祀的场所,是院落内的主体建筑,通常为家庭成员中的长者居住。所以古代尊称别人的父母为“高堂”。


在这间堂屋里,主要陈列了从农村征集来的桌、椅家具和过去农家取暖用的火炉、火盆等。


正堂后墙上的“云程发轫”木制匾额,是我区一刘姓家族的子弟于清代咸丰年间考取功名后,由其亲友祝贺赠送的。云程:青云万里的路程。发轫,启车行进,比喻事业的开端。旧时祝人前程远大的颂辞。通常用以祝贺入学。


两幅木质的对联分别是:

“藜阁研经乙火腾辉萦蠹简,芹宫擢秀子矜溢艳耀鸾旗。”

“乙杖映窗青他日桂枝应在手,卯金窥字綵即今藻泮已蜚声。”


这两幅对联分别表示了对刘姓学子勤学苦读的赞美和美好前程的良好祝愿。


后堂条桌上的木质神龛是从香泉镇池沟村征集到的,也叫“神主堂”,是陇中人家在过年祭祖活动时供奉祖先或神祗牌位用的。方桌上摆的一对香筒、一对烛台和一只香炉,由木质材料制成,也是从民间征集到的祭祀器具,俗称“五供”。是旧时陇中富足人家敬神、祭祀时烧香、点蜡的必备礼器。


方桌旁的太师椅也是从民间征集到的民国初期的旧家具。关于太师椅的称谓,还有个有趣的传说。太师椅是古家具中唯一用官职来命名的椅子,它最早使用于宋代。它的初始状态上半部分带有圆圈状,下部分为交叉状的椅子。宋代有记载:南宋的宰相秦桧,有一次坐在这种圈椅上,向后一仰头,头巾掉了,一个爱拍马屁的官员吴渊看在眼里,便命人制做了一种可以靠头的托首,由工匠安在秦桧等人的椅圈上,当时他还有一个职位是太师,(太师是个虚职,品级很高,但没有实权,就像今天的名誉主席一样)所以,太师椅这一名称也由此传开。据史书记载,吴渊当时下令做了40个。太师椅从宋代开始,元明清一直沿用下来,到了清代以后,太师椅发生了很多变化,不在注重太师椅的初始状态了,将硬木的、贵重的、能显示人身份的椅子,通称为太师椅。像这种靠背两头伸出来,有点像宋代官员的官帽,故称官帽椅,也叫“四出头”,除了后背两头伸出,两个扶手也是伸出来的。


第四单元:厨房


厨房也叫灶房,一般建在庭院主房的侧位。是给全家人提供一日三餐的场所,也是红白大事宴请宾客制作精美菜肴的地方,所以,厨房在陇中民居习俗中,是仅次于主房的建筑。传统风水认为厨房的位置还决定着一家的财富和主妇的健康。


农家传统的灶台,灶台上的碗架板沿处,都贴有熏制的板沿纸,既能遮挡尘土,也起到美化作用。


在以柴草为主要燃料的年代,为了提高灶膛内燃烧的强度,一般都在灶台修造时,设计和配置有木质的风匣(箱),在上世纪早已被省力高效的鼓风机所代替。风匣,也在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后逐渐消失。


第五单元:卧室


卧室也称“卧房”、“睡房”。顾名思义,是供家人在内睡觉、休息的房间。在陇中讲究的农家建筑格局中,卧室一般设在主房旁边的厢房或耳房内。农家的卧室,陈设简单朴实,但都很实用,如:火炉、炕柜、炕桌、灯桌、门箱、板箱等。


火炕是卧室内的主角,也叫做“土炕”,是过去北方地区普遍采用的室内取暖和坐、卧的必备设施。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居住条件的改善,在城镇民居中已很少使用。但在一些偏远农村,还在沿用。土炕由土坯和泥灰砌筑,内有烟道和“炕洞”,在墙外开一个约40公分见方的“炕眼门”,用来填塞柴草燃料。


现在人们家中都有椅、凳、沙发等坐具,但在过去贫困的农村,土炕既是卧具,也是坐具,特别是在寒冷的冬天,家庭日常生活大都围坐在炕上进行。


炕角有一个石狮子,它叫做栓娃石,在过去家长没空照顾小孩的时候,就会用一根绳子把他栓在炕上,以防止小孩子掉下来发生危险。


第六单元:灯笼和“三转一响”


灯笼,顾名思义,就是笼状的灯具。灯笼即是一种古老的照明设备,又是一种传统的民间艺术品,综合了绘画、剪纸、扎制刺缝等工艺,具有装饰、观赏价值。相传起源于1800多年前的西汉时期。每年的农历春节,正月十五元宵节前后,人们都挂起象征团圆意义的红灯笼来营造一种喜庆祥和的氛围。后来灯笼逐渐演变成了中国人喜庆吉祥的象征。走廊内、屋檐下的这些灯笼是我们从民间征集到的纱灯、商号灯、八宝灯。


离开农家院落,我们将目光转向上世纪5070年代,透过曾经的一些生活用品,去感受那段还留在许多人记忆中的生活。


这里陈列着的物品叫“三转一响”,又名“四大件”,这是我国在上世纪50-70年代常使用的一个名词,指的是当时国家有能力出产,且普通家庭希望拥有的四件家庭物品,它们分别是自行车、缝纫机、手表和收音机。


“三转一响”,是那个时代人们所希望拥有的最大财富,代表着身份,代表着地位,在农村只有极少数人拥有,在城市也是大部分女性择偶的重要物质条件。


到了7080年代,发展到了“三转一响一咔嚓”,除了原先的“四大件”外,又增加了照相机。


我们利用两间办公室和走廊分别陈列展出了那个时代流行的照相机、收音机、缝纫机等。


如今,这些看起来极其寻常的物品,在那些特殊的年代里,都是极具标志性的奢侈品。


在“五大件,自行车中的“飞鸽”、“永久”,缝纫机中的“蜜蜂”、“飞人”,手表中的“上海”、“梅花”,收音机中的“红灯”,照相机中的“海鸥”,都是当时家喻户晓的名牌。


尾声:


蕴藏在民间的民俗文化,犹如大海般丰富,展示在观众面前的只是从中撷取的一朵浪花。我们殷切希望《安定民俗展》能够唤起人们积极收集保存民俗物品、守护传承历史文明的自觉性和主动性,并不进一步拓展征集渠道,不断充实展览内容,使《安定民俗展》真正成为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


《安定民俗展》承蒙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在此表示衷心感谢!